日本老人如此养老
 

东京时间7月10日上午9点,一辆面包车停在了涩谷地区一幢公寓楼下。从车里下来三名穿着浅色工作服的人员,搬出浴缸一样的东西和零零总总的配件前往客户家里——这是日本常见的“到宅沐浴”,属于日本看护保险制度中居家服务的一项,提供的是为老年人上门沐浴的服务。在日本看护保险制度中类似这样的居家服务,至少有十几项,其中甚至包括给老年人喂饭、陪老年人购物。

 

作为全球最早应对老龄化的国家,日本积累了不少经验和教训。这次,记者走访东京,通过对政策执行者、从业者、使用者等多方走访,试图全面观察日本应对老龄化问题的精细化运作,这或许能给上海建设国际老年友好城市、提升城市精细化管理服务能级带来一些思考和启示。 

 

到宅沐浴:给予尊严,花费不过60多元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复杂的养老系统设计中,日本政府和企业不仅在提供服务的类型、器具设计等方面做得全面而细致,更是将老人的感受考虑在内,尤其照顾到了老人的自尊心。城市的精细化管理服务能级,在这些细节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日本,沐浴是家庭生活中极为看重的一个环节。然而,这一生活习俗对行动不便的老人而言,却是一个难题。

 

于是,帮助行动不便、且居家养老的老人沐浴,就成为了日本看护保险制度中,重要的一项服务。

 

这天,我们跟着特制的沐浴车,一大早随三人团队来到老人家门口。

 

先由男护理员搬出特制浴缸抬上公寓,另两位女性护理员则拿着其它物件跟着上楼。

 

到达老人家里,男护理员在客厅铺上一块绿色塑料布,避免弄湿地板,然后将门外的浴缸背进客厅,放在塑料布的正中间。

 

在男护理员拿着绿色和蓝色水管去洗手间接水和排水时,随行的护士先去房间内为老人做洗澡前的身体检查并替老人脱衣,另一位女性护理员则围绕着浴缸拿着包裹着白布的花洒开始交替放冷热水。

 

包裹白布是为了避免花洒四溅的水进入老人的呼吸器官内,也是让水流更柔和、以保证不会伤害到老人脆弱的肌肤。

 

她不停地将精确到0.5摄氏度的温度计吸附在浴缸的各个位置,以确保浴缸的水温恒定在37摄氏度。

 

放完水后,女护理员加入沐浴剂,并用手不停地在水里搅拌打起泡沫,最后将黄色担架放入水里,并可以根据老人入水情况手动控制升降。

 

 

 

这边准备就绪,男护理员和护士小姐将老人从房间横向抬出、仰躺在浴缸的担架上,然后手动操作担架让它慢慢下降到水面之下。

 

这是一位老奶奶,为此,女护理员很注意地用几条白色毛巾盖住老人的私密部位,并在沐浴过程中也没有拿下。

 

两位女性护理员开始给老人洗头。一位用折好的毛巾围绕在老人额头上,防止洗头时水和洗发液误入老人眼睛;另一位则开始打湿老人的头发。两人分工明确,一个抬起老人的头,一个冲掉后脑勺的泡沫。

 

 

 

两分钟过去,老人的头发已洗好。其中一位细致地为老人擦干头发、耳窝和眼睛,另一位则开始帮老人擦洗身子。

 

在擦到后背时,护理员将老人的上半身微微扶起,帮她清洗后背,并及时将遮盖老人胸部的毛巾再次帮老人盖上。

 

之后,两位女护理员开始帮老人清洗私密处。

 

沐浴过程中,护理员不停地与老人说话,比便观察老人的状态,也让老人感觉更放松。

 

整个过程,老人家里只需要有下水口、热水和一块3平方米的空地,其他都由服务人员提供和准备,价格按人民币计算,自费部分一次不过60多元。

 

吸引我的,是这里精致的饭菜

 

在日本,老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在多种据地生活中选择,不同的养老机构也能根据老人选择的据点提供各式各样的服务。要提升服务的优质化等级,服务种类的多样化似乎成为一种前提。

 

在那位老奶奶享受“到宅沐浴”服务的同时,75岁的宫泽和85岁的古市已被接到了一家名叫ECLET的日间照护中心,她们将在这里度过7个小时。到下午五点一刻,工作人员会开车将这里的二三十位老人一一送回家。

 

 

ECLET是一座具有欧洲风情的建筑,小院的墙壁被漆上了橘黄色,墙外种满绿色植物。

 

推开铁门,房屋前是一片三四十平米的草坪,太阳不大的时候,老人们喜欢在草坪上晒阳光。

 

不过,我们到达小院时正值大中午,老人们大都坐在充满了橘色灯光和橘色窗帘的大厅,跟着一位工作人员做保健操。

 

当然,并非所有的老人都在做操,有三位老人闭着眼睛躺在黑色皮质沙发上,由一位工作人员给他们轮流做足底按摩。

 

而在大厅的另一边开放式的厨房区域,一部分工作人员正戴着白色帽子忙着给老人们准备午餐。

 

十一点半是老人们的午餐时间。

 

在上餐前,他们首先会被发到一张今天的菜单,包括前菜、主菜和饭后甜点。宫泽女士曾换了五家照护中心,最终在ECLET留下了,吸引她的就是这里精致可口的饭菜。

 

午饭结束后,老人们喜欢聚在一起聊天,然后,老人们会依次在看护人员的陪伴下去浴室沐浴。

 

沐浴、泡澡是日本人的传统活动,在调布国领地区的一家日间照护中心里,专门设置了用于泡澡的浴池,建造池子的岩石是专门从温泉附近挑选过来的温泉石,既营造了泡澡的氛围,又能防止老人滑倒。沐浴完的老人坐在外间擦身、休息,看起来如同在温泉旅馆休憩。

 

爱独居,难享政策成隐患

 

日间照料中心是居家养老的延续,一般为健康能够自理的老人所选择。除了助餐、助浴、活动筋骨,老人来到日间照料机构更大的目的是交朋友。而住在以政府托底的特别养护院里的老人,则多是不太能自理且需要被特别看护的。但在各级养老机构之外,仍有不少日本的老人习惯于独居,再完美的制度,也难以惠及这部分人群。

 

尽管日本在看护保险制度设计上照顾了不同需求的老人,以保障他们在不便的情况下依然能正常生活,但还是很难顾及到整个老年人群体。在日本仍有一些老人、尤其是男性老人,更喜欢独居,而日本的看护保险制度是要由老人或其家属主动申请的,这些喜欢独来独往的老人时常会成为日本养老方面的隐患。

 

ELECT里古市女士的丈夫便是其中一个。据古市女士讲述,她和丈夫居住在一起,但因为丈夫不愿意与外人接触,所以他成天待在家里,并不与古市女士一起来日间照护中心。而在日本,独居以及不愿被外人照料的老人占有一定的比例,过往,这样的老人在家孤独地死去、并在之后很长时间里才被发现的所谓“孤独死”的新闻屡见报端。

 

不久前日本西部遭遇暴雨,目前已经造成200多人遇难,其中八成以上是老人。日本媒体认为,这次伤亡之所以这么大,与当洪水和山体滑坡来袭时老人难以独自逃生有很大关系。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1 中老年学会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