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医养结合其启示
 
  有关国外医养结合养老服务的做法,对于现阶段我国推进医养结合服务具有很多重要启示。

  第一,分级分类服务更符合老年人需求。

  第二,建立老年长期照护制度是大势所趋。

  第三,完善的政策、法律是提高养老服务质量的重要支撑。第四,所有的社会养老都应提供医疗服务。

  医养结合是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新模式和大趋势,它在解决老年人的基本养老同时,方便并有助于解决他们在就医、治疗、医疗康复等方面的问题,尤其对于解决失能或半失能、失智老人的专业照护,缓解患病老人家庭照护负担具有重要现实意义。日本、美国、澳大利亚在医养结合服务方面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的经验做法。

  日本做法。日本老龄化社会开始早、程度高,其医养结合服务的突出做法,除了强制推行老年长期照护制度外,还注重精准分类服务。日本养老服务机构有日间照顾中心、养老院(特别养护之家)、老年福利中心、老年公寓等,机构不同,服务对象不同,护理标准不同。日间照顾中心主要针对各种失能或半失能老人,以及需要日间康复训练的老人,照顾中心以众多服务站为节点,实行连锁经营,每个服务站都配有一名护士负责处理专业照护问题。特别养护之家主要接收痴呆老人和卧床不起等全失能老年人,养护之家配有专业护士、专业的介护师(护工)提供专业服务。老人福利中心以社区为单位建立,主要为辖区内的老人提供健康教育、保健服务、健康体检及家属指导。老年公寓主要面向健康、生活能自理的老人,服务内容侧重一般医疗和生活照顾。

  美国做法。作为自由市场经济的典型代表,美国实行高度市场化的老人照护体系,注重养老服务,但尊重老年人的意愿和选择。有三种医养结合模式:(1)全包服务。主要面向55岁以上、经评估后需照顾养护的低收入老人。全包服务属于社区项目,资金来源为社区募集和社会捐助。(2)集中养老居所服务。属于联邦政府项目,服务对象是在政府资助屋中居住的低收入、衰弱或残疾老人。(3)居家养老的长期照护服务。主要面向年轻、健康的居家老年人。为确保公平,一些州成立老年与残疾资源中心,作为老年人获得长期照护服务的唯一准入部门。该部门负责老年人身体状况及经济状况的初查、等级评定、服务给付水平,帮助老年人进行服务指导,在不同照护服务中做出合理选择。为调动各州积极性,社会保障法赋予各州该项服务医疗补助豁免权。

  澳大利亚的做法。澳大利亚的医养结合有居住式照护和居家照护两种模式。居住式照护针对无法单独在家生活的老人,澳大利亚对老年照护质量有严格的控制,入驻照护中心的老人也需要经过澳大利亚有关部门严格评估。澳大利亚重视和鼓励家庭养老,国家对承担照护老年人的家庭成员给予一定经济补贴,建立了照护老年人的家庭成员休假制度。另外,澳大利亚实行家庭医生制度,法律对医生的探望时间、服务项目、服务标准有明确规定,对于养老医疗服务项目的获得,采用竞标方式,以确保服务质量和降低政府医疗成本。

  有关国外医养结合养老服务的做法,对于现阶段我国推进医养结合服务具有很多重要启示。第一,分级分类服务更符合老年人需求。分级分类管理是国外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的共同特点,符合老年人实际。根据联合国的定义,60岁以上就可以称作老年人。但从目前情况看,除了各种失能、半失能、失智情况,绝大多数的人,只有到了80岁以后,才有被照顾的欲望。人口学家据此提出低龄老人和高龄老人的概念。从一定意义上讲,同样是生活照料、医疗服务,高龄老人和低龄老人需求是不同的。健康老人和各种失能、失智老人,需求是不同的。根据老年人需求状况普遍性与特殊性,建立分级分类服务,更有利于提高养老服务质量,节省养老资源、医疗成本。

  第二,建立老年长期照护制度是大势所趋。老年人长期照护制度是先行进入老龄化社会国家的普遍做法。实践证明,有利于缓解财政压力,有利于减轻家庭养老压力,有利于提高老年幸福指数。

  第三,完善的政策、法律是提高养老服务质量的重要支撑。法律政策实施对于确保老年人权益和提高养老服务质量十分重要。各国均在法律上对老年人的权益和养老给予了明确的保障。德国是第一个以社会立法形式实现社会保险的国家,1938年就颁布了《护理法》。1997年日本正式颁布了《护理保险法》。美国除了有相关的联邦政府的法律、政策外,各州根据自己的老年人情况制定政策。

  第四,所有的社会养老都应提供医疗服务。无论住在养老院还是居家养老,都可以享受一对一的医疗指导和健康咨询,是国外成熟养老服务的普遍做法。国外养老服务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养老方式、服务对象和服务级别不同,医疗服务级别不同。一般养老机构,主要收住健康老人,提供一般性医疗服务。专业的养老护理院,收住失能或半失能、失智老人,提供专业的日常护理和医疗康复服务。居家养老,通常由家庭医生提供定期规范的出诊服务和健康指导。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1 中老年学会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