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高血压药物治疗与控制
 
一、老年的概念

 

2006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全球人口健康报告中建议根据各国的社会经济学背景确定老年人的年龄切点。发达国家(如欧美国家)以≥65岁作为老年人的年龄界限,而发展中国家则为≥60岁。

1982年我国采用≥60岁作为老年人年龄切点,此标准一直沿用至今。

中国已逐渐步入老龄化社会。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全国13.4亿人,60岁及以上人口1.77亿,占13.26%65岁以上人口1.18亿,占8.87%2015年的统计数据,60岁及以上人口2.22亿,占16.1%65岁以上人口1.44亿,占10.5%

 

 
二、老年高血压的诊断标准

 

年龄≥60岁者,血压持续或3次以上非同日坐位血压收缩压≥140mmHg和(或)舒张压≥90mmHg。如果是家庭自测血压,此标准为≥135/85mmHg

也就是说,老年人的高血压诊断标准和青、中年人是一样的。

中国老年高血压的患病率高:据2002年全国营养调查数据显示,年龄≥60岁的老年人高血压患病率为49.1%,部分城市≥60%2012年我国≥60岁人群高血压的患病率上升至58.9%10年间上升幅度接近20%。老年高血压患者已达1.3亿,平均每1.7个老年人中就有1人为高血压患者。

和青、中年高血压相比,老年人高血压的知晓率及治疗率增加,但控制率低。也就是说,老年人大多知道自己有高血压,也用药治疗,但绝大部分治疗不达标,说明老年高血压难以控制。

 

 
三、老年高血压的特点

 

1、以收缩压增高为主:收缩压升高,而舒张压正常甚至较低,单纯收缩期高血压是老年高血压的常见类型,占60岁以上老年高血压的65%70岁以上老年高血压90%以上。

2、脉压增大:脉压>40mmHg视为脉压增大,老年人脉压可达50100mmHg

3血压波动大:压力感受器敏感性降低,动脉壁僵硬度增加,血管顺应性降低,导致血压波动性增大。

4、容易发生体位性低血压:植物神经系统调节功能减退,尤其伴有糖尿病、低血容量、或应用利尿剂、扩血管药物等,更容易发生体位性低血压。

5常见血压昼夜节律异常:正常人血压波动呈两峰一谷的勺型血压,而老年高血压大多呈非勺型、超勺型或反勺型血压。

 

非勺型型血压发生率可高达60%以上。

6常与多种疾病并存,并发症多:老年高血压常合并冠心病、脑血管病、外周血管病、缺血性肾病及血脂异常、糖尿病、老年痴呆等。

 

 
四、老年高血压药物启动时机及血压控制目标

 

1、药物启动时机:

老年人高血压,为中危以上的高血压,所以老年人一旦血压升高,就应该在改善生活方式的同时启动药物治疗,在治疗过程中需监测血压变化以及有无心、脑、肾灌注不足的临床表现。

2、降压目标值:

≥65岁患者,血压首先降至150/90mmHg以下,如能耐受可进一步降至140/90mmHg 以下。

对于高血压合并心、脑、肾等靶器官损害的老年患者,建议采取个体化、分级达标的治疗策略:首先将血压降低至<150/90mmg,耐受良好者可降低至<140/90mmg

对于年龄<80岁且一般状况好、能耐受降压的老年患者,可降至<130/80mmg≥80岁的患者,建议降至<150/90mmg,如能耐受降压治疗,可降至<140/90mmHg

≥80岁高龄患者一般情况下不宜低于130/60mmHg

 

 
五、老年高血压药物的选择

 

老年人味觉迟钝,普遍钠摄入偏高,所以老年高血压治疗前首先应减盐、控盐。

老年人降压理想的药物应符合以下条件:平稳,有效;安全,不良反应少;服药简单,依从性好。

我国指南推荐的一线降压药为:利尿剂、ACEI(普利类)、ARB(沙坦类)、CCB(钙拮抗剂)和β受体阻滞剂五类。

老年人降压首选利尿剂和CCB,可根据情况联合使用ACEI或者ARB以及β受体阻滞剂。

极度虚弱的患者以及≥80岁的患者,可单药治疗,除此之外,一般建议起始就联合用药。

推荐单片复方制剂(两种药物合成为一片),比如倍博特(缬沙坦氨氯地平)等。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11 中老年学会 Power by DedeCms